<source id="eccb4"></source>
        <video id="eccb4"><mark id="eccb4"><delect id="eccb4"></delect></mark></video>
            <video id="eccb4"></video>
              <video id="eccb4"></video><source id="eccb4"><menu id="eccb4"></menu></source>
                您當前的位置 : 龍泉新聞網 >> 劍瓷龍泉 >>正文

                由器見道話青瓷

                2021-01-29 來源:今日龍泉 記者:
                徐殷作品:《一帶一路》

                  北京APEC峰會、G20杭州峰會、金磚五國峰會、“一帶一路”北京峰會……伴隨著作為國禮一次次在國際重要會議中頻頻亮相,精美的龍泉青瓷成為中國神韻的一道耀眼風景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前不久,第三屆中國工匠大會在杭州召開,徐殷作為唯一受邀的龍泉青瓷工匠,擔負著龍泉青瓷推廣“大使”的重任,他幾次對筆者說,希望能更多報道和推廣龍泉青瓷。

                推陳出新 法古宜今

                  徐殷到底是怎樣一位龍泉青瓷的匠人和守護人?首都博物館研究員、著名陶瓷鑒定專家王春城與徐殷因青瓷而結緣,多年來目睹了他的創作之路,王春城對徐殷的印象是,“其作品有端莊者,有雍容者,有典雅者,有皇家大氣者,承古不泥古,大膽創新,自成一家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徐殷自小就在瓷土堆里玩耍,與青瓷結下了不解之緣,潛移默化的熏陶與日復一日的執著,成就了他的藝術人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徐殷已經在青瓷的傳承和創新道路上堅守了整整30年,對龍泉青瓷學術研究和燒制技藝創新開發,龍泉青瓷工藝設計、生產管理、釉料研究、燒制成型,徐殷都積累了豐富的經驗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青瓷行業摸爬滾打30年,徐殷取得了一系列的成果,尤其是獨創的“佳之韻”浮雕瓷畫,成為龍泉青瓷的首個發明專利。該產品既體現了龍泉青瓷“晶瑩剔透、古樸端莊、高雅清醇”的特色,又將詩書及雕刻藝術融為一體,使浮雕瓷畫的色彩更為絢麗,內容更為豐富,表現力更強,裝飾效果更突出,且具有不變形、不褪色、不陳舊,綠色環保之優點,是一種極具觀賞和收藏價值的新型高檔裝飾品。“浮雕瓷畫”的問世,開辟了龍泉青瓷及各類陶瓷工藝品的新天地,突破了龍泉青瓷瓶瓶罐罐的傳統造型,讓千年青瓷第一次從架臺上走到了墻上,是龍泉青瓷發展史上一個里程碑式的創新。徐殷先后設計出近300余種優秀新產品,深受廣大消費者、專家及收藏家的肯定,并頻頻獲得國際、國內各項大獎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徐殷眼中,龍泉青瓷獨到之處,在于其無與倫比的青釉之美。龍泉青瓷施用的釉料經歷了由石灰釉,向石灰堿釉的改進。南宋中期,龍泉窯反復研究追求其釉料的最佳組合,使其釉色達到青翠秀麗的境界。石灰堿釉的發明和廣泛使用,實現了龍泉青瓷釉色質的飛躍,登上了我國青瓷釉色的頂峰。而鐵胎龍泉青瓷,是龍泉窯青瓷之上品,燒制難度大,一直成為青瓷藝人追求的方向。從藝以來,徐殷在鐵胎與青釉結合方面一直全身心地投入。利用本地原礦,從坯泥、釉料等方面入手,在天青、粉青、梅子青等釉料配比,鐵胎龍泉青瓷工藝難點攻克、造型突破等方面,進行反復試驗研究,青釉表現達到南宋龍泉青瓷頂尖水平,鐵胎青瓷造型更加豐富,成品率也不斷提升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,徐殷一組鐵胎作品《華夏遺蘊——文房拾遺》,成功獲得十項外觀設計專利。華夏遺韻之文房拾遺系列作品,是徐殷近年來的又一精品力作,該系列包含了筆筒、鎮紙、硯滴、印奩、香爐……林林總總十數件文房器,每樣都結合了傳統國學之哲理,陰陽五行、日月星辰、思想感悟等等,中華傳統文化在同一系列作品中被融為一體,蘊含了個體證悟后的巧思,也蘊含了徐殷大膽、夢幻般的設計理念,有匠心無匠俗,可稱他又一杰出代表作。

                龍泉青瓷 極簡之美

                  龍泉,地處浙西南一隅,因龍泉青瓷和龍泉寶劍而聞名于世,傳唱千年。自古以來,一代又一代的龍泉青瓷、寶劍藝術巨匠,也因這兩件大自然賜予龍泉的寶物而千古流芳。

                  龍泉青瓷始于三國西晉,盛于南宋。從唐朝到宋朝,審美可謂拐了一個大彎。跟隨著徐殷的描述,筆者仿佛穿越到了南宋,由唐代花花綠綠、濃脂艷抹的風格,突然轉向南宋淡雅的極簡美學。相當于街頭綠衣紅褲、鑼鼓喧天的東北大媽腰鼓隊,突然畫風一轉,變成西湖斷橋上一身素雅、吳儂軟語的小百花越劇團。審美風格的轉換,也影響了青瓷制作。青瓷的造型簡單準確,到了增一分則多、減一分則少的地步,沒有一點多余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徐殷喜愛青瓷氣質樸素無華但又蘊含獨特的氣韻,宛如大家閨秀。它無需向外張揚,卻讓你時時知道它的存在,感受到它素雅卻自信的美感。青瓷的美,與宋人追求返璞歸真的自然主義不無關系。正是宋徽宗這位藝術皇帝,構成了一個比以往任何朝代都更為龐大且更有文化素養的階層。由此,青瓷就極大地傾注了這種濃厚的人文色彩,并上升到一種透徹了悟的哲學高度。龍泉青瓷的魅力,美在七分人為,三分天成。窯火煉燒下,因著釉的流留作用,在器物上產生了過渡色。積釉薄厚,如水墨渲染,是符合宋代審美,可寄托宋人閑逸之心的。龍泉青瓷與宋畫,有著異曲同工的共通之處,兩者的大美都呈現在留白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    青瓷的釉所展現的特征是淳樸、自然、大氣,但是無法讓人一眼看透,使得瓷器的美學含義和科技含量,都達到了中國陶瓷歷史的巔峰。宋官窯瓷器中,以單色釉的高度發展著稱,其色調之優雅,無與倫比,這或許與宋人崇尚接近自然的青色釉有關。其實,魏晉時期青瓷已經風行,這種崇尚青瓷的審美,到了宋代得到更為廣泛的推崇和發展。龍泉青瓷分兩個窯系,一個是哥窯,一個是弟窯,哥窯會開片,弟窯開慢片。哥窯的神奇之處在于它是有生命的,它可以跟你對話,一千年、兩千年都在裂,你會經常聽到“噹”的聲音。弟窯的神奇之處在它春夏秋冬、早晚陰晴都會呈現出不同的綠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宋徽宗提出“雨過天晴云破處,這般顏色做將來”的標準,偏于一隅的南宋朝廷,被蘇杭的青山綠水迷住,以綠色為基調的釉色從此大受歡迎。自此,龍泉青瓷迎來了大發展的時代,燒造出令世人驚嘆的梅子青和粉青瓷器。南宋雖然只延續了一百多年。但梅子青和粉青瓷器,卻成為永恒的美,成為傳世藝術品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徐殷眼中,龍泉青瓷的美不僅在外表,更在其內蘊。龍泉青瓷五美并臻,兼具水墨渲染之美、含蓄之美、殘缺之美、自然之美和簡約之美。不僅如此,一枚小小之器,還能融會儒釋道和周易文化。他輕舉起手邊的茶盞,解說其詳:釉質自然流淌,道法自然,蘊含道家思想;青色含蓄內斂,毫不張揚,深合儒學思想;整體以蓮瓣為造型,體現佛學思想;紋飾取意扭轉乾坤,切中周易文化。眼所見為器,器承載了形而上的道,是謂以器見道。超然技藝之上,探究意境之美,方為大觀。

                道法自然 天人合一

                  “自古陶瓷重青品”,青瓷是中國的母親瓷,是中國瓷器的源頭。中國的青瓷生產歷經多個朝代,在明代以前一直代表中國陶瓷美的最高形態。青瓷的意蘊具有深沉、素雅和靜謐的特征,符合中國傳統美學簡約曠達、情境相融的境界,是中國古代陶瓷藝術的最高境界,也投合了歷代文人雅士心胸曠達、隱居不仕的情趣,成為他們恬淡閑逸生活的良伴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徐殷一直堅信,龍泉青瓷的根基就是中華傳統文化,就是儒、釋、道、周易的文化,它的魂是什么?就是由器見道的“道”,也就是意境。所謂意境,就是超越具體的有限物象、事件、場景,進入無限的時間和空間,即所謂胸羅宇宙,思接千古,從而對整個人生、歷史、宇宙獲得一種哲理性的感受和領悟。如空中之音,相中之色,水中之月,鏡中之像,言有盡而意無窮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在徐殷看來,青瓷意境的精髓就是把審視人、審視自然聯系起來,融入天人合一的道家思想。他說,青瓷是個統稱,它是瓷之家、之根、之魂,宋五大名窯中,有四大屬于青瓷,官、哥、汝、鈞都是青瓷,只有定窯不是,它是白瓷。

                  青瓷在中國陶瓷發展史上占有特別重要的地位,龍泉青釉瓷就是諸多青瓷中一顆璀璨的明珠。早在三國兩晉時期,龍泉人在燒制陶瓷過程中孕育出大自然的生命色——青綠,并賦青瓷予永恒的靈性,至今已有1600多年的歷史了。在漫長的傳承與發展的過程中,龍泉青釉瓷與中國古代哲學思想交織在一起,共同演繹中國傳統民族文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龍泉青瓷制作過程中,雖然經過多次施釉的工藝,但釉層絕不沉重、模糊。釉色如湖水般瑩澈,具有厚釉施透之感,勻凈穩定已經成為龍泉青釉瓷的一般標準。優秀的作品還需粹美、滋潤、柔和。越優秀的作品越自然,雅靜相宜,回歸自然之美。這與道家思想的精髓不謀而合,道家崇尚自然,主張清靜無為,提倡道法自然,無所不容,自然無為,與自然和諧相處。龍泉人將青山、綠水、藍天和草地般蒼翠的青色溶進一遍又一遍的釉層,然后厚釉燒成瓷器。其釉質恬靜淡雅,猶如美玉,凝聚自然界的生命之色,把美薈萃于優雅的造型和如玉的釉質。尤其釉色純正的粉青和梅子青,把中國傳統哲學中的對自然生命的贊美和“奪得千峰翠色來”的氣勢完美地演繹出來,盡攬自然之蒼蔥與潤澤,與道家思想合二為一。

                  龍泉青釉瓷器有日用的盤、碗、杯、洗、瓶等,也有仿古的陳設器和祭器,造型千變萬化,種類繁多。器形有的是婉約精致有的是陽剛大氣,但器型都工巧端正自然,追求和諧、圓滿、中和之美。又如其釉色的追求,以粉青、梅子青為代表的釉色之美,以多次施釉的工藝,令釉層蒼翠欲滴,把中國“青釉之美”演繹到極致。

                  自古以來,無論在日常生活還是在藝術技藝的追求上,中國人都講究和諧、圓滿、對稱、均衡的哲學。龍泉青釉瓷的器型看起來堂堂正正,視覺上和諧,造型上圓滿,體現出泱泱大國的風范。

                天下龍泉 匠心開物

                  2009年,龍泉青瓷傳統燒制技藝入選《聯合國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》,是迄今為止全球唯一被收入的陶瓷類燒制技藝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徐殷向筆者娓娓道來青瓷在世界文化交往中的前世與今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瓷器是中國對外交往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符號和象征,龍泉青瓷在世界上有很高的知名度,被譽為世界瓷器皇冠上的璀璨明珠。美國、英國等眾多國家的知名博物館里都有收藏。2007年,“南海一號”沉船打撈出來的瓷器大多出于龍泉窯系。龍泉窯是我國歷史上燒制時間最長、窯場分布最廣、產量最大的窯系。龍泉青瓷燒制技藝包括粉碎、淘洗、陳腐、練泥、成型、晾干、修坯、裝飾、素燒、上釉、裝匣、裝窯、燒成13道工序。在1700余年的傳承過程中,這些工序逐漸形成了獨特的青瓷燒制技藝。龍泉青瓷在宋元時期達到鼎盛,至清代逐漸衰落,晚清后曾一度停燒,新中國成立后恢復生產。現代龍泉青瓷經過50年的恢復發展,重新又走到了巔峰時期。

                  龍泉青瓷作為中華文化的經典在世界早已享有盛譽,是中國與世界交流的使者。從考古發現看,出土龍泉青瓷的宋、元、明時期遺址遍布全國各地。同時,作為宋、元、明時期中國對外輸出的主要商品之一,龍泉青瓷也出現在陸上和海上絲綢之路沿線的大部分國家和地區。在東亞、東南亞、南亞、中亞、西亞、北非、東非、南非和歐洲等50多個國家和地區,大量的遺址都出土有龍泉青瓷,而且很多國家也有龍泉青瓷完整器傳世,這體現了龍泉青瓷在全世界范圍內的流布和使用情況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近年來,龍泉青瓷相繼在G20杭州峰會等國際大會大放異彩,得到了廣泛關注。當地以青瓷文化為主題創建的中國青瓷小鎮,打造“青瓷+”產業鏈,現在前來感受、體驗、品賞千年青瓷文化的中外游客越來越多。據不完全統計,目前龍泉市約有1.6萬人從事青瓷行業,近5年產業產值年均增長30%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徐殷告訴筆者,他所創作的“一帶一路”為主題的青瓷作品,就是要積極搭建龍泉青瓷文化與國際交流的平臺,促進龍泉青瓷文化更多地走出國門、更好地走向世界。他還對筆者談起幾年前與日本有千年歷史的著名陶瓷品牌“備前燒”傳承人小野的一段佳話,當徐殷把自己精心制作的一套青瓷茶禮贈送給小野時,這個年屆七旬的老匠人激動萬分,竟以下跪接禮的方式表達感激之情,這讓徐殷實在不知所措,他告訴筆者,這正是中華傳統文化的魅力所在。近年來,在推廣龍泉青瓷走向世界的道路上,徐殷頻頻有新的作品面世,其代表作《神州龍吟尊》在巴黎盧浮宮展出,《一帶一路》作品在聯合國總部巡展,其部分作品還被蒙古國博物館收藏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徐殷對筆者介紹,龍泉青瓷有悠久的燒制歷史,從業人員眾多,但研究介紹龍泉青瓷的書籍較少,于是他希望將自己的心得體會整理起來,豐富對龍泉青瓷文化和價值的探究。即將出版的《道與器》專著,共分10個主題,5萬多字,計劃于今年正式出版,《道與器》一書有憶歷史、賞器形、品釉色等篇章,一定程度闡釋了龍泉青瓷為何而美,龍泉青瓷的價值所在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徐殷在創作中展現自己的藝術才華,在推廣龍泉青瓷文化事業上也是不遺余力,他曾說,除了創作更多道法自然、推陳出新的青瓷作品之外,他還將筆耕不輟,盡一己微薄之力,以文字的形式將青瓷這項華夏遺蘊推廣于世,肩負青瓷守護人和傳承人的使命和責任。

                  (原載:2021年1月25日《企業家日報》,作者:傅立鋼,原標題:徐殷說青瓷,有刪減)

                徐殷作品:《華夏遺蘊——文房拾遺》
                編輯:季靚
                高H肉肉人妻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