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ource id="eccb4"></source>
        <video id="eccb4"><mark id="eccb4"><delect id="eccb4"></delect></mark></video>
            <video id="eccb4"></video>
              <video id="eccb4"></video><source id="eccb4"><menu id="eccb4"></menu></source>
                您當前的位置 : 龍泉新聞網 >> 甌江源·龍泉 >>正文

                初春的雨

                2022-03-28 來源:今日龍泉 記者:□ 陳華

                  寅年的春雨,淅淅瀝瀝地下著,淋透了旮旮旯旯,似乎把人的心都淋得濕漉漉的,淋漓盡致的雨水簡直讓人不知“晴”為何物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初春的雨,滴滴答答,沒完沒了,仿佛與人比著耐心,朝夕不絕,旬月綿延,敲打著這永無絕滅似的虛空。霏霏淫雨,使空氣也顯得濃厚而凝重,隨手抓住一團,輕輕一擰都能擰出一把水來。山間的霧靄也因潮濕而難以升騰,把高高低低的山巒都縫進白茫茫的帷幕里。階梯溜滑,墻壁冒汗,陽臺衣架上的衣服越掛越多,感覺周圍什么都潮了,就連身板骨頭也泡軟了,窩在家里,什么都懶得做。只有不怕雨的小孩,把咪咪蝦條扔到魚塘里,一條條彩鯉跳出水面,讓小區多了一絲活氣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依窗遠眺,心卻穿過重重的雨幕,飛到天空上去了。心想,如果從空中俯視我們的小山城,一定是被水霧氤氳環繞,猶如海市蜃樓一般美若仙境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雨一直這樣下著,然而,草木們倒是沒有閑著,不知道哪一天開始,冬日里光禿禿的柳枝,已萌綠意,枝條纖柔垂下。有的爆出了一嘟嚕一嘟嚕米粒般的黃芽,錯落其中。有的已長出了狹長而橢圓的新葉。這黃芽也似花苞,一樣的嬌嫩,一樣的蓄勢待發。窗前的幾棵玉蘭樹,雖不見綠葉,但見一顆顆或粉或紅的花苞,像一個個嫩生生的小拳頭,齊刷刷地舉向天空;似一支支蘸滿墨水的畫筆,在描繪蒼穹。院內的老槐樹上的背陰處,悄無聲息地長出黑色的木耳。那些木耳總是在人不注意的時候,忽然間一簇簇冒了出來,它們在雨中黑得發亮。鄰居老陳家放在圍墻根的那幾段釘有香菇菌種的榆木,似乎青春煥發,剛長出無數黑色的小眼睛。沒幾天就變成一些花白的小蘑菇,鮮嫩可人,濕潤潤的,有的像一頂帽子,有的像一個小拳頭,有的像一把扇子,有的像一架掛鐘,有的像一座尖塔,它們爭先恐后,拼命生長,讓人對新生命驚嘆不已。倘若采幾朵這樣的鮮菇做湯,肯定滑、嫩、鮮、香,其味妙絕。

                  雨天的霧時濃時淡,宛如一塊毛玻璃,籠住了遠處的田野,蒙住了山嶺,飄飄忽忽,朦朦朧朧,煙和霧完全融合了。我打著傘在小區內閑步,門廳內,一對師徒,正在打太極拳,虛領頂勁,含胸拔背,擠、按、推、捋動作嫻熟,功法了得。年長者為師,功法遠高于徒,但在人們的腦海里,只知道徒弟,乃不知他還有武藝高強的師傅。這讓我想起了前天在書上看到一段關于華夏神醫扁鵲與魏王的對話:

                  魏王問:聽說你們家兄弟三人都擅長醫術,你們三人中,誰的醫術最高明啊?

                  扁鵲回答:我大哥醫術最高,二哥次之,我的醫術最差。

                  魏王一驚,問道:那為什么你天下聞名,而他們卻默默無聞呢?

                  扁鵲解釋道:因為我大哥給人治病,貴在防患于未然,病還沒有顯出征兆就被根除掉了,所以人們都不知道,也就不記在心上。我二哥是在病兆初起之時,一用藥就把病給去除了,所以大家總認為他能治的是小病,不知道這個病如果發展下去就會致命。我只能在人已經生命垂危的時候才出手治病,往往能夠起死回生,所以盡管我的技術最差,但名聲卻傳遍了天下。行醫治病,防患于未然最高,但天下無名;病初起而手到病除次之,但被人認為是治小病,只能名傳鄉里;病人垂死時才挽救,雖保住了生命,但卻大傷了元氣,還會留有后遺癥,但我卻能名傳天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扁鵲與魏王的對話,看似在論醫術,實則是由醫術論社會和人生的哲理。門廳里這對打太極拳的師徒,師傅只傳藝徒弟一人,其徒弟廣收學徒,成了太極拳專職教練,故在這一帶名聲遠大于師傅。就和這雨一樣,連續多日不停,人們就厭煩了,倘若連月干旱,偶爾下一場雨,人們又對雨贊賞有嘉。美其曰:久旱逢甘雨,人生一大幸事也。

                  由于下雨,晚上早早就捧著書本上床,偌大的小區成了一座古樸的音樂廳,各家各窗的雨陽蓬,如撐起了一頂頂音樂的傘。隔簾聽雨,仿佛雨陽蓬上,有無數的纖手在輕輕地彈,徐徐地奏,遠遠近近,叮叮咚咚,流淌著一縷縷悅耳的音樂,讓人忘掉了白天在雨中的煩惱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知不覺,今夜又在雨聲中入眠。

                編輯:季靚
                高H肉肉人妻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