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ource id="eccb4"></source>
        <video id="eccb4"><mark id="eccb4"><delect id="eccb4"></delect></mark></video>
            <video id="eccb4"></video>
              <video id="eccb4"></video><source id="eccb4"><menu id="eccb4"></menu></source>
                您當前的位置 : 龍泉新聞網 >> 甌江源·龍泉 >>正文

                宿隱客棧舊事

                2022-03-28 來源:今日龍泉 記者:□ 王遠長

                  宿隱客棧坐落在住溪村紅軍街南端,這棟外觀普通的百年老屋舊稱吳宅。據說吳家先祖遷來住溪村時人丁稀少,幾代人都在住溪上扎排販運木材謀生。后來慢慢積蓄起一些家產,就在老街末端造了一間小屋。到曾祖那輩,膝下有四子,好不歡喜,便動手將小屋擴建。因為邊上已有他人所居,只好往后延伸,形成現在狹長的格局。為了采光,房屋共設五個天井,前門是老街,后門通小弄。曾祖為人豁達,樂善好施,看不慣為富不仁的人家那種蠻霸習氣,忍不住會與他們爭執,又喜歡與讀書人接近,平日里也熏陶書卷之氣。盡管吳家勢力不壯,操的是粗重險危之業,也頗得村民敬重。

                  1935年5月,住溪村來了紅軍。吳家曾祖也算是個小商人,最怕盜匪搶劫。每次順流而下,夜宿時排工們都擠在排篷里,以防偷竊;交易后換得銀兩,更是結伴而歸,少有落單。閑暇時還組織排工練幾下拳腳,以應流寇之擾。乍聽這支衣衫襤褸扛著長槍的幾百人的隊伍是紅軍挺進師,他們嚇得緊閉大門,數日不敢外出。倒是家中幾個年輕人膽子大,偷偷出去查看情形。回家將紅軍北上抗日的宣傳說與父親聽,又將打土豪分田地的俠義之舉講個分明。曾祖對紅軍的恐懼之心漸漸消解,不再拒絕紅軍來到家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吳宅對面是同春堂藥鋪,不少紅軍傷員來這里醫治換藥,重傷員來來去去很不方便。同春堂居室不大,住不下人。曾祖見到后,將本不寬敞的屋子收拾出空檔,收留重傷員,這樣郎中來換藥便捷得多。人稱獨臂將軍的張云龍,來換藥時順便進入吳宅看傷員,與吳家的年輕輩很是熟絡。曾祖覺得,這些小伙子要去打日本兵,自己這么做也是應該,但他又不敢聲張,他耽心,住溪下游不遠的王村口駐扎了不少國軍,萬一被他們知道自己通匪,一家子都將大禍臨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曾祖的擔憂并非沒有道理,王村口的敵軍很是猖獗,進攻過住溪,但每次都被粟裕師長指揮隊伍擊敗。他們賊心不死,白天不行又夜里采取行動,曾偷襲過紅軍指揮部的廖氏祠堂。紅軍夜間開會就常常臨時轉移地點,好幾次秘密來到吳宅。首長除了信任吳家人,也選中吳宅的狹長特點,既隱秘又通達,一旦出現不妙情況,易守難攻,還可以從樓上多扇窗戶通往兩邊鄰居撤離。

                  粟裕師長決定拔掉王村口這顆釘子,擴大革命根據地,但憑強攻勝算不大,需要一支奇兵配合。曾祖聽說后,獻了一計。他已有幾例木排扎好,紅軍可以裝扮成排工在王村口靠岸,這是木材商人常有的事,敵軍不會懷疑。紅軍采納,并擬定了作戰方案。長子吳家斌熟悉王村口地形,自告奮勇當了向導。回家后給兄弟們講述戰斗過程,講粟師長如何用兵如神。村外部隊進攻,村中突然槍聲大作,許多敵軍稀里糊涂成死鬼,剩下的摸不清頭腦,跑的跑降的降。

                  攻取王村口后,挺進師師部移到王村口,隊伍發展很快,長子家斌參加了紅軍,次子家傳參與住溪蘇維埃政府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張氏祠堂成了紅軍學校,村人去聽革命道理,也跟著讀書。家里的重傷員傷情漸好,他們和吳家兒子們一起熱鬧一同寫字。紙張珍貴,先用木棍在地上寫,后來寫得好了又自制毛筆蘸了墨水在墻上寫。曾祖視耕讀之風為道統,見大家好學,也未制止,墻面臟了,大不了重抹一遍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今在第二個天井前的中門過道處,窄墻上斑斑駁駁依然各留兩行黑色字跡,一邊是“工農群眾自發起來打土豪分田地”,一邊是“紅軍是工人農民自己的軍隊”。兩條標語已用玻璃遮擋,防止繼續磨損。

                  后來國民黨糾集了七萬人的兵力圍剿已發展到一千余人的挺進師。粟裕首長帶領隊伍突圍到松陽、溫州等地。住溪蘇維埃政府主席張云龍堅持在住溪與敵人周旋,在茶園坑不幸犧牲。一個個鮮活的年輕生命,就這么突然消失,曾祖止不住老淚縱橫。敵軍要村民揭發誰參加了紅軍,誰又為共匪辦事,鄉親們無論敵人威脅利誘還是嚴刑拷打,都說不知道,氣得敵軍大罵住溪老街是赤匪街。等到敵軍一撤,鄉親們自行將老街稱作紅軍街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紅軍街,在住溪及周邊村莊,像宿隱客棧這樣的許多紅軍故事還沒有被挖掘,由于大多當事人都已不在,我們只能憑借一些文物,或者在烈士墓前憑吊,緬懷英烈,追思戰爭年代結成的軍民魚水情。

                編輯:季靚
                高H肉肉人妻文